LEARN MORE
施工合同无效的认定及结算相关条款如何处理
访问量:
施工合同无效的认定及结算相关条款如何处理
【关键词】施工合同效力;以房抵款;工程结算
裁判依据】施工合同因违反招投标法被确认无效后,涉案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并且已投入使用,建设方依法应当支付施工人剩余工程款及利息。施工人交付合格工程,建设方依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的基本要素。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中的以房抵款条款是施工合同法律关系中所涵盖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如双方所签订的施工合同无效,根据合同溯及力,合同中的抵房条款亦应认定为无效。
【法条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下列工程建设项目包括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与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等的采购,必须进行招标:
(一)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二)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者国家融资的项目;(三)使用国际组织或者外国政府贷款、援助资金的项目。
前款所列项目的具体范围和规模标准,由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
法律或者国务院对必须进行招标的其他项目的范围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 
(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 
(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 
(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
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商品房的认购、订购、预订等协议具备《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的主要内容,并且出卖人已经按照约定收受购房款的,该协议应当认定为商品房买卖合同。 
【基本案情】
原审原告:某建设集团公司。
原审被告:某开发有限公司。
2003年9月30日,原、被告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GF-1999-0201文本)。合同约定原告承包被告的某城市广场地下商城、地下商场工程。建筑面积:30000平方米。层数:地下二层,局部地上一层共三层。工程承包范围:按设计图纸确定范围的土建部分,具体面积和施工位置在批准的施工图中确定。开工日期2003年11月21日,竣工日期2004年6月30日,有效施工日历天数为220天。工程质量标准:达到国家建筑工程施工验收规范的要求。合同价款约2400万元,以发包人指定的唯一审查部门审定的结算为准。合同专用条款:47.2承包人同意,发包人用相应面积的房屋抵顶本合同价款的30%的工程款。
此后原、被告又签订了有关安装工程施工内容的五份《补充协议书》。
合同签订后,原告进场施工,工程于2005年9月10日竣工验收合格。该工程总造价为34355601.76元,其中土建工程造价为32391912.50元,安装工程造价为1963689.26元,被告仅支付工程款20982392.65元,尚欠原告工程款13373209.11元。施工过程中,因被告资金短缺、变更增加项目、供应材料不及时以及被告自行分包交叉作业等导致工程不能顺利进行,原告以该施工合同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为无效合同为由, 且因被告的欠款行为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而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原告立即支付工程欠款13373209.11元、利息损失3277439.22元(从2005年9月10日工程竣工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以及自起诉之日起至本案判决生效之日的利息损失;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庭审中查明,被告于2003年2月27日取得该城市广场地下商场、停车库用地面积7200平方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03年6月2日取得地下商城和地下停车场用地面积14541平方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03年10月31日,被告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载明建设规模为该城市广场地下商场、停车库,一栋地下两层,建筑面积14410平方米;中心广场南侧地下商城、停车库,一栋地下三层,建筑面积42500平方米,其中停车库总面积11000平方米,合计总面积56910平方米。2003年12月1日,被告取得烟建开字【2001】第035号《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工程名称为某城市广场地下商场、停车库,建设规模30000平方米,合同价格2400万元,施工单位为原告。
针对原告诉求,被告提出如下答辩意见:1、安装工程款1963689.26元因原告提交的结算报告,需待中介机构审核定案后再确定付款。而且原告始终不能确定工作量,提供资料不完整,以致后期还同被告到现场测量工程量,没有保证足够时间同中介机构核对工程量,以及与中介机构对套用定额子目问题存在分歧,导致至今没有结果,责任在原告。2、原告请求支付的工程款没有扣除质保金和以房抵工程款部分。3、原告计算利息有误,原告计算利息应按合同约定时间计算。4、原被告签订的施工合同是有效合同。原告承包的工程是在某建设集团招投标的基础上需要增加施工单位,在向市建设局申请批准的前提下依法签订的,并由有关管理部门颁发了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和开工许可证等证件。原告所承包的工程是原招投标项下的一部分,因此没有违反国家法律规定。5、原告在履约过程中有诸多违约行为,被告保留追索权。
本案从2009年4月27日起诉至中级法院,到2013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终审裁定结案,历经四年两审及申请再审程序,法院支持了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裁判结果及理由】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首先,施工合同中的以房顶款条款是在施工合同法律关系中所涵盖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施工合同无效,因此,双方基于该施工合同所产生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亦应认定无效。其次,双方至今并未协商确定抵顶房屋的具体位置、价格,且未在完工后五个月内签订以房顶款协议,至今已三年多。以房顶款合同的上述主要条款需要双方另行协商,双方因施工合同而产生纠纷,导致无法对以房顶款合同的主要条款协商达成一致,因此以房顶款事实上无法履行。综上,被告提出的以房屋抵顶工程款的主张,依法不予支持,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全额工程价款。判决如下:
 一、原告、被告于2003年9月30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
 二、被告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给原告工程款12412996.33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二审裁判结果及理由】
某开发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以原告与其签订的施工合同合法、以房抵款的约定有效、目前工程尚未完工,支付工程款的条件尚未成就,一审法院判决支付工程款及利息错误为由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上诉人与某建设集团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合同主体、施工范围等法律关系的内容不同,系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上诉人发包给被上诉人的工程,以其性质、建设规模属于《招标投标法》规定的必须进行招标的施工项目。因其未进行招标,违反了《招标投标法》的强制性规定,原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项之规定,确认涉案合同无效,并无不当。涉案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并且已投入使用,上诉人依法应当支付被上诉人剩余工程款及利息。施工人交付合格工程,建设方依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的基本要素。本案中,施工合同约定的以房顶款条款本质上属于商品房买卖法律关系,在该法律关系的权利义务没有明确确定、双方当事人没有形成互负到期同类债务的情况下,上诉人不能以该条款对抗其支付工程款的义务。故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事人申请再审及裁判结果】
某开发公司不服上述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法院认定原审原被告签订的施工合同无效是不正确的。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所涉及的工程部分,属于再审申请人与案外人某建设集团所签订的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所涉及的整个项目的一个部分,而整个项目已经经过了招投标程序,双方当事人已经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了合同的主要义务,承包方也具有承包的相应资质,工程的主体部分已经完成并且经验收合格,因而不能再将合同认定为无效。(二)关于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的以房抵款部分的约定有效,一、二审法院该部分判决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上是错误的;(三)被申请人应当赔偿因迟延交工给再审申请人造成的损失;(四)一、二审法院判决再审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支付迟延利息是错误的。综上,请求依法对本案进行再审。
被申请人某建设集团公司答辩称:(一)二审判决认定涉案合同无效,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二审判决认定“以房抵款”条款的约定不明确,不能作为再审申请人支付工程欠款的抗辩理由,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都是正确的。再审申请人再审请求法院判决施工合同中关于“以该工程项目中的房产抵扣相应工程款的约定”有效,超出了本案再审范围,其该项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当驳回。(三)二审判决判令再审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支付工程欠款利息,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四)再审申请人再审请求法院判决被申请人向其支付延期交付工程的损失,该项请求已经超出了本案再审审查的范围,应予驳回。请求依法驳回再审申请人的再审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和法律规定,涉案工程必须进行招标。因规划变更、建筑面积增加,再审申请人将原某建设集团中标范围内的一部分工程及后来规划变更增加的工程发包给被申请人施工。被申请人与某建设集团主体不同,施工的范围也发生了变化,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施工合同,发包该工程未进行招标。一、二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项的规定,认定涉案合同无效是正确的。
双方当事人虽然在涉案合同中约定了以房屋抵顶工程款的内容,但该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且双方当事人未能协商确定抵顶房屋的具体位置、价格,亦未按原约定在完工后五个月内签订以房抵款协议,故一、二审法院认定再审申请人不能以所谓以房顶款条款对抗其应支付工程款的义务的认定亦是正确的。
再审申请人迟延支付工程款,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一、二审法院并未依据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标准,而是根据被申请人的请求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在判决再审申请人支付欠付工程款的同时,判决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被申请人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损失并无不当。
再审申请人并未在本案中明确提出反诉要求被申请人赔偿因迟延交工给其造成的损失,故其提出的被申请人应当赔偿因迟延交工给其造成的损失的申请再审理由及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再审申请人主张的该项损失,其可另寻法律途径解决。
综上,驳回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律师观点】
本案经过两审、申请再审程序,最终以我所代理的当事人的大获全胜而告终。纵观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以下三点:
一、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
二、以房屋抵顶工程款的约定应否履行。
三、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的数额及利息的计算方法。
承办律师认为:
一、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应为无效合同。
根据《招标投标法》第三条的规定,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必须进行招标。涉案工程为地下商城、地下商城工程(内设有地下停车场等市政设施),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系依法必须招投标的工程,工程的中标单位为某建设集团。既然招标人通过招标投标活动选择了适合自己需要的中标人并与之订立合同,就应当全面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完成中标项目。因此,本案原、被告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因违反法律效力性规范的规定,该合同应被认定为无效。
二、本案中以房屋抵顶工程款的约定不应履行。
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中的以房抵款条款是施工合同法律关系中所涵盖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如上论述,原、被告所签订的施工合同无效,根据合同溯及力,合同中的抵房条款亦应认定为无效,且双方未就抵顶房屋具体位置、价格达成合意,也未在完工后五个月内签订以房顶款协议,至诉讼时已逾三年有余,所以商品房买卖合同并未成立。故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中以房抵顶工程款的约定不能作为履行依据。
三、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的数额及利息的计算方法。
尽管原、被告所签订的施工合同依法应确认为无效,但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被告应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2005年9月10日,原告所承包的绝大部分工程已完工,只留有部分安装收尾工程,双方对收尾工程何时完工没有确认,但在2006年7月17日之前被告已将工程投入使用。参照双方合同约定,被告应于2007年7月17日之前付清全部工程款。尽管双方合同有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规定,但因合同无效,承办律师主张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损失,法院最终给予了支持。
【办案体会】
一、发挥律师团队作用,精准策划。
律所为本案专门成立了一支由主责律师、出庭律师、辅庭律师组成的专业律师团队,委托人则指定两名高管负责与律师团队对接。
律所为该建设项目多个施工单位提供法律服务,律师参与了谈判过程,为精准决策提供了依据。律师团队精心编制《诉前调查报告》,针对工期举证难的现实问题,准备了两个策略:一是主张施工合同无效;二是竣工两年后提起诉讼,使被告的工期违约金之诉过了诉讼时效。
精准的策划得到了中级法院 、高级法院 、最高法院的判决(裁定)确认,也赢得了客户信任。
二、被告为何为了合同效力问题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双方在履行合同中一直是友好协商,原告也曾接受过以房顶款方案,但在工程尾款结算过程中,被告索要700万元的工期罚款,且抵房价格、位置均超出原告可以接受的限度。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原告迫于无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深知合同约定的工期违约金很高,以合同无效为由进行对抗,原审被告则顾虑合同无效不敢轻易提出工期违约金之诉。因为只有施工合同有效,工期违约金之诉才有可能成立。
三、根据案件情况,编写了“以房抵款”操作程序,应用于全程法务管理实践之中。
尽管本案以胜诉结案,但在建设工程纠纷实务中,如何认定以房抵款条款的效力问题直接关系建设工程承包方的合法权益。“以房抵款”条款实际上是工程款结算关系向商品房买卖关系的转化。“以房抵款”程序(流程)
 应是:结算工程款→有预售许可证→商品房买卖合同→工程款收据→房款发票→办理预告登记→承包方占有房屋→取得商品房房产证。为防控风险,在实际抵房过程中应注意把握以下问题:1、建筑面积、房号及价格应确定;2、双方应办理转账手续即应收工程款与应付购房款的抵销手续;3、应具备预售许可证;4、商品房要实际交付。在诉讼过程中应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的规定,注意排除抵顶房屋被其他债权人执行(或查封)的法律风险。
以上操作程序(流程)在全程法务管理中的得力应用,规范了以房抵款手续,收到了较好效果。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